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ushu1960的博客

看淡自己是明智,看重自己是执着。

 
 
 

日志

 
 

端午忆父(原创)  

2008-08-15 10:5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到临近端午的日子,我那颗隐隐作痛的心就会被紧紧地揪起,泪水就会浸满眼眶。十五年过去了,那些难以忘却的情深意切的生动画面,却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深深地沉淀在我的心里。

 记得那年端午节的头天,窗外下起了飘泼大雨,整个世界阴沉又昏暗。父亲默默地走了,他走得很平静、很安详也很坦然。眼睛微闭着,苍白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笑容,没有一丝痛苦如同睡熟了一般。可是,从此飘落异乡的我却失去了一个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同时也失去了一个我最敬爱的人,悲痛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父亲正直、善良,算得上半个文人。写着一手清新雅致的独特的好字,那些大小匀称的斜体的行书字,我们姊妹五个至今没有一人能模仿下来。父亲一生从事财务工作,每一笔账都清清楚楚,从未出过半点差错。这也是母亲最佩服他,也是最为自豪的一点,母亲也常用这点告诫我们做事要认真。据母亲说:文革期间有人诬陷他贪污,把他下放到农场关了禁闭,但他不屈服,拍案而起,据理力争,请求上级有关部门给予彻底调查,否则以绝食抗争。事实澄清后,整他的人登门道歉,他却很平淡地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从此他再也没有提起过此事。平日里,父亲乐于助人,常有左邻右舍找他写写算算,他是有求必应,有时候,为了应急他常常是放下碗筷直写到算到别人满意为止。他还常对我们说:人求我们,比我们求人强。他的为人至今影响着我们这些做子女的。

 父亲是个朴实乐观的人。记得文革结束后,父亲虽然被平反了,但还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也没有恢复应有的待遇,被冻结的工资也一分没有发还。那时,母亲体弱多病,一家七口人的生活,全靠他每月三十六块一毛二的工资来维持。生活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又赶上我和姐姐同时升入中学。因家离学校较远,我们必须得住校。学生在校期间都得吃包伙,每人每月的伙食费是十二块五。这无疑加重了他的生活负担,但他从不唉声叹气。却带着浓浓的浦东腔笑着对我们说:我们家一下子出了两个小秀才,好得很唉!等开学的时候,我一定要亲自送你们去学校。他把一定两个字说得非常坚定,好像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了他。

 为了省钱,我和姐姐的行李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父亲心领神会地在母亲给我们缝制的白平布枕套上提了八个匀称斜体字,姐姐的枕套上是母亲在父亲的题字上用红棉线绣的与天奋斗,其乐无穷。我的枕套上绣的是与地奋斗,其乐无穷。开学的那天,父亲早早借来了一辆旧的黑色的二八式永久牌自行车,车座上绑着我们的行李,车把上挂着我们的书包和洗漱用品。太阳刚刚露出笑脸的时候,父亲已经领我们上路了,他用自行车推着我和姐姐的行李以及我们的书包和洗漱用品,沿着几十厘米宽窄不等米宽的、弯弯曲曲的、湿漉漉的水渠边走在前面,两只粗糙的手始终紧紧地攥着车把,还不时回头告诉我们要小心点。在去学校的路上,我和姐姐说说笑笑,很兴奋,一会揪一把渠边的艾蒿,一会捡两个匾石块逆水打两个水漂。父亲则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轻轻地用浦东腔哼唱着《红灯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上了中学后,我已是一个爱漂亮的小姑娘,常常因穿姐姐的旧衣服而生气。有一次,父亲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打趣到:俗话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只要穿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是好啊。现在想来,那时的父亲何尝不想让我比别人家的孩子穿的更漂亮些啊!只是无奈。虽然我现在衣食无忧,但父亲的那些语重心长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并且始终保持着勤俭朴素的生活习惯。

父亲酷爱读书,看报,尤其是历史性的书籍。凡是有书读得时候,他宁肯少吃少睡,也要把书看完。那时我常因去学校图书室给父亲借书而犯难,不知借什么好,因为图书室的历史书他几乎看遍了;没书看的时候,他也很会自得其乐,唱唱京剧,下下棋。记得小时候,一到傍晚闲下来的时候,他常倚着被垛,翘着二郎腿,把小妹或小弟放在膝盖上,很有节奏的晃着头唱一段自编的《打渔杀家》:蓓仁儿,唱勿哭,打渔在湖下,家贫……把网撒。他唱起来的样子,常常是在自我陶醉之中,神态也还要动人,足见他心里那份坦荡。

父亲退休后,仍不辞劳作,不仅在家养了十几只羊,还在郊外的树林边开垦了一片菜园。那年他种了二十六种蔬菜,地边的西瓜,甜瓜,南瓜不必提,单是菜园东南角那一片翠绿欲滴的大叶莫合烟就足以让人羡慕不已。由于精心管理,再加羊粪充足,菜园里的样样蔬菜都获得了丰收。用他自己的话说:任何经历都是财富,下放期间学的本领,现在都用上了。父亲知道我爱吃毛豆,特意在菜园里种了些。成熟的时候,每逢回去还未进家门就闻到了毛豆的香,而每次吃的都是剥了壳的毛豆。现在想起毛豆香来,仍不失为一种幸福。更让人不能忘记的是那一年的秋雨过后,父亲在菜园边的大柳树下采了一些多年不见的金黄色油蘑,形状像一把把金色的小伞,非常诱人。有一天,我从学校回来,刚进屋,就听见父亲自豪地说:我知道蓓华爱吃这个。经过他的烹饪调理,油蘑又鲜又嫩。现在想想,还垂涎三尺。后来,我远嫁异乡,在新疆的老父亲还多次给我寄过油蘑干。虽然只是一些小事,但足以表达父亲真挚的爱心。

 更让人敬佩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在他离世前,以惊人的毅力工工整整的用斜体的行书写下了三十多万字的《自传》。《自传》有章有节,不仅如此,还一笔一画的重新修订了第二稿;《自传》不仅叙述了他一生的坎坷,更是他坦荡人格的再现。看父亲的自传,如同看到父亲一样亲切。

最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远嫁岫岩的头天晚上,平日少言寡语的父亲,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做的原色沙枣木的折叠椅上,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用报纸卷的莫合烟,左一口右一口地抽着,还不时地长舒一口气,仿佛在沉思着什么,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说实话,小时候,每次看到父亲抽烟的样我都很烦,尤其是不愿闻那股呛人的莫合烟味。没想到,父亲从褪了色的深蓝中山服右下侧的大方兜里掏出一个大约十公分见方的精致的黑色小匣子,然后用被莫合烟熏得油黄的大拇指轻轻地推开了带线槽的薄薄的小匣盖,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章躺在金黄色的绸缎铺的凹槽里。父亲左手夹着烟右手托着黑色的小匣子操着浓浓的苏北腔满含深情地对我说:蓓华,你要嫁那么远,我和你妈都很不放心。说实话,从前,咱们家可是大家族,在那个年代,你也算得上是大家闺秀。在家都是有佣人伺候的,那是很受宠的。希望你去了那里,金波能够像怜惜玉一样疼你爱你。你是老师,金波有文化又是党员,你们也算是金玉良缘,我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送你,这是我当年的在掘港税务所工作时的一枚玉章,离开老家南通四十多年了,我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你就带着吧!都说玉是吉祥物,希望它能保佑你平安、幸福。我接过父亲手中带着体温的晶莹剔透的浅绿色篆刻玉章,分明看见父亲的眼眶湿润了,分明听见父亲的声音哽咽了,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父亲对我的不舍,对我的爱。

后来,由于心的使然,我来到岫岩后特意到玉器市场让内行的人做了一下比对,才知道这枚玉章竟然是岫岩深井里的A料,当我把这个巧合写信告诉父亲时,父亲却在回信中很平淡地说了一句我很早就知道那是块岫玉。说实话,那小匣子比岫玉还贵重,它可是真正的非洲黒木!”真的,无知的我当时真不知道非洲黑木有什么可珍贵的,更让我不解的是,父亲去世后,我在父亲近三十万的自传里发现这枚玉章还有很多传奇的故事。那是父亲的舅舅在上海给大剧院名角李春兰当保镖时护场有功东家赏赐的。当然,我也很想知道大字不识一个的舅爷当年是怎样出生入死为李春兰护场的,只可惜父亲没有给我讲这段传奇故事。我只知道,后来父亲去上海谋差,舅爷就把这枚未刻字的玉章作为礼物送给了我父亲。父亲在掘港税务所担任所长后,把它交给了上级组织,后来组织部门把它刻成了掘港税务所的公章又交给了我的父亲。那些日子,只有十七岁的父亲腰间揣着一把上级组织配备的驳壳小手枪,凭着这枚玉章在还乡团横行的苏区为共产党增税, 穿梭在掘港的大街小巷,行走在掘港的乡间小路,多次死里逃生。当在父亲的自传里看到这些惊险故事的时候,我仿佛是在看一部谍战大片,被惊呆了。原来,父亲还有这样一段与岫玉有关的传奇的精彩人生。

真的,现在想起父亲赠我玉章的细节,我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眼泪也就不由地流了下来。我多么想回到有父亲的日子啊!我多么想再贴着听听父亲用那柔美的苏北腔亲切地呼唤我——“蓓华啊!我多么想再贴着闻闻父亲的老莫合烟味啊!我多么想再贴着父亲感受感受那枚玉章上的体温啊!可是……

当端午节的粽子再次飘香的时候,独处异乡的我内心感慨万千,睹物更思人,思人泪眼更婆娑。我想父亲在天堂一定能感受到,世上有比粽子更香的粽子——父女亲情。

 而今,已过知天命年龄的我,只有将这份感情沉淀了又沉淀,让它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升华,再升华!

 时至十五周年祭日,我更加怀念我的父亲。

——他永远活在我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