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ushu1960的博客

看淡自己是明智,看重自己是执着。

 
 
 

日志

 
 

心灵深处(原创)  

2010-01-11 14:2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又梦见了她,醒来之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激动、无奈和惆怅。

       她比我大一岁,我俩从小在一起长大,彼此非常了解。长达后我们各自都已成家立业,她在新疆结婚生子,我远嫁到了东北,由于那时的通讯不是太方便,我们之间几乎是断了往来。令人高兴的是九四年的夏天,她突然找到了我,我们相拥而泣。后来她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天,人也不闲着,不是帮我做点这,就是帮我干点那。就在那些天里她给我的女儿织了两条带人头图案的漂亮的小毛裤,还有一顶带两条黑色小辮的小红帽。虽然她住的时间短,但我们之间相处的很融洽。临走的时候我们约好了一起回新疆的,可是自从那天离开后她就杳无音讯了。远在天边的我只能默默地祈祷着幻想着等着有一天她能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可谁知这一等就是十几年。这是十几年来,每当看见她一针一线给我和孩子织的毛衣毛裤,我就不由得会想起她,也常常在梦里梦见她,待梦醒来后也常常后悔不该让她离开我。甚至常想这些年她去了哪里?究竟过得怎样?为什么会没有一点消息?不,也不能说没有一点消息。九七年那年暑假,她不是给我寄过一个邮包吗?里面有她给我和孩子织的毛衣和毛裤,毛袜和毛手套,遗憾的是邮包里没有只言片语。说实在的,收到她寄的邮包我高兴极了,甚至比收到贵重的礼物还高兴。因为我终于有了她的消息。收拾好邮包后我赶紧按着邮包上的地址给她写了一封回信,那些日子里我是天天盼着她的回信,上班下班我都要到收发室去问问有没有我的信。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她的信没有盼来,我的那封信也石沉大海,没有了回音。我盼她回信的事也只能无奈的搁浅了。不料二零零七年春节刚过又有了她的消息。初四那天,她又亲自捎了一大箱五颜六色的旧毛线织的七条毛裤和几双毛袜,还有两套棉衣棉裤送到我们单位的守卫室,。初六那天,当守卫的打电话告诉我有一个亲戚初四那天给我送来了一个大箱子还有一个朱红色的化纤小包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是她来了。我飞快的骑着自行车来到单位询问当时的情况,听了守卫对她模样地描述并说她还留了我的电话号码时,我已完全肯定送东西的人就是她。可是事隔两天,她早已不知去向。从此,她在我的心里成了既神秘又让人非常牵挂的人物。我只好无奈的骑着自行车载着大箱小宝包赶快回家,回家后,我把箱子和小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一点关于她的信息。我在想难道她不想我们吗?那么那一针一线算什么?如果想我们,那一针一线对她又是怎样的煎熬?绞尽脑汁我也想不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据守卫说她当时还特意留了我的电话号码,从那以后,我的手机一天二十四小时常年开着,生怕她来电话我没接着。就这样一天天的又过去了三年。我想我在明处她在暗处,她如果要找我易如反掌,可是我要找她简直是大海捞针。反过来又想她既然留了我的电话号码,为什么又不与我联系呢?这些谜团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寝食难安。

       静下心来看看那些用旧毛线织的毛衣毛裤,我常想:她不与我联系,一定是她过得不怎么好。我也常想:即使过得不好又怎样,即使穷到讨口要饭的地步,即使有罪坐了大牢,她也还是我的姐姐啊!我也常想:只要她回来有我一口饭吃就有她一口。因为我们是亲姊妹啊!可是她至今不给我这个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猜想都只能化作一个大大的问号。我突然有种恐惧感,她会不会……但原始的那种手足情让我不敢再往下想,我否定自己,我骂自己,甚至我也怨恨过她,为什么相约的日子到了你却不来?为什么亲姐妹间你会这样无情无义?你不念我难道也不念生你养你的父母吗?你不念父母难道也不念你亲生的儿子吗?你到底有什么难心的事不能说?这样的问题我在心里问过无数遍,没有人能够回答我。十几年的煎熬,我的心渐渐地麻木了,想把她忘掉,想把从前忘掉。可老天偏偏偏爱我,刺激我。让我经常做梦梦见她。我意识到心灵深处的那根情弦随时会被她拨动的。所以不敢怠慢自己的灵魂。昨夜醒来我对自己说:“不是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吗?为什么她又偏偏出现在你的梦里。”我又问自己:“你真的能忘掉她吗?你真的不再怨恨她了吗”所有的回答都是苍白的。我不能骗自己,我没有不想她,越到过年过节的时候这种感觉越强烈。我知道想她是一件愉悦而又痛苦的事,是一件倍受煎熬的事。我想象不出有谁有理由能忘掉最原始的真情,有谁有理由能忘记至情至爱的手足情,如同有谁有理由能忘记自己初恋的情人一样,我想有老天的眷顾,我们姊妹总有一天会团聚的,她一定会来找我的。

       因为那是刻骨铭心的亲情啊!所以每当想起她,我的心灵深处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隐痛,都会有一种无可名状的复杂情感,当然更多的是历历在目的真情。广阔无垠的西瓜地里有我俩偷摘西瓜的身影;瀚海无边的沙漠边有我俩拾柴的足迹;高大茂盛的梧桐树下有我俩采蘑菇的童话。闪烁的星星常常陪伴我俩在月光下戏耍,皎洁的月亮常常在云层里摧我俩回家。我俩在一起总也玩不够,总也乐不够。从来也不知愁是啥滋味。明媚的春天里我俩手牵手拐个小蓝去水渠边的树林里摘沙枣花,掐苜蓿;炎热的夏天我俩肩并肩拎个布袋去金黄的麦茬地里拾麦穗,捡菜籽;凉爽的秋天我俩哼着儿歌用锹抬个土蓝去收获过的田地遛地瓜,溜土豆;寒冷的冬天我俩唱着小曲拉个爬犁去牛群走过的路边捡牛粪,拾柴禾。无论何时何地我俩都形影不离。可谁曾想那年夏天她的离去却让我无限的牵挂。牵挂的何止我一个人,还有七十七岁高龄的老母亲,还有所有的兄弟姊妹。

       往事历历在目,眼前却物是人非,梦里醒来万事皆空心灵再次受煎熬,怎能叫人不惆怅呢?

       姐,你究竟在哪里呢?你让人想得好苦,找的好苦啊!姐,我怎样才能找到你,怎样才能找到你!姐,细想想人生在世,到头来万事皆空。唯有真情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