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iushu1960的博客

看淡自己是明智,看重自己是执着。

 
 
 

日志

 
 

童年的我(原创)  

2011-03-12 18:5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暑假,一场轰轰烈烈的“文革”把我家赶到了周边是一片沙漠的十户滩。很快我就与鲜儿、采儿、喜才、文这些“黑老三”的子女混熟了。白天,我们顶着烈日在沙丘上过家家,垒城堡,渠闸下拔水草,捉小鱼,梧桐树上掏鸟窝;傍晚,我们沐浴着月光在房前屋后捉迷藏,跳方格,拍皮球,柴草垛旁堵鼠洞,捉萤火虫。总之,十户滩在我的成长中是一片神秘的乐土。

     十户滩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就是沙丘边上的那片果园啦 。 盛夏的时候,不必说黄灿灿的海棠,绿莹莹的苹果,脆甜的香瓜。也不必说蜻蜓在绿色的蒲草尖上荡秋千,鸣蝉在茂密的树叶里长吟,单是那神秘的仙桃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来到十户滩不几天就听小朋友说吃了仙桃可以长生不老。想象中的仙桃一定是小人书里的那种又大又甜的粉嘟嘟的毛绒绒的孙悟空在花果山里才能吃到的桃。唉,那时的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和小朋友们一起去果园摘仙桃吃!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早晨刚吃罢饭,我在东张西望地寻找小朋友。不爱说话又最先熟识的晓文跑过来对我说:“唉,愣什么呢?今天,我要和喜才去果园那边拾柴禾,你去不去?”“能吃到仙桃吗?”“那可不一定。”晓文的话让我多少有点失望,可我还是经不住那想象中的仙桃桃的诱惑毫不犹豫的转身回家,拿了一根捆柴禾的小手指粗的麻绳,拐着小筐和几个小朋友在晓文的带领下穿过一片沙枣林 ,绕过五颜六色棉田.很快来到了一望无际的黄色的沙丘前那片诱人的果园边。啊,好大的碧绿的果园啊!黄灿灿的海棠果、碧绿的大鸭梨 、青青的秋苹果在绿叶下显得楚楚动人,只是不见仙桃的身影。我略感失落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一想到一会能吃到仙桃桃,这种失落很快烟消云散了。啊,吃了仙桃我就可以长生不老了!想到这,仿佛那蟠桃的甜香及灵性已沁入我的心扉,我的心“怦怦”地直跳,兴奋极了。晓文和几个小朋友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我才发现果园的周围种了一圈比人还高的像堵墙似的刺丫树 。透过刺丫树,我发现果园的一条泥土通道两旁竟然种着一片碧绿的西瓜,瓜地的正中还用木棍和干蒲草搭了一个足有三人高的岗亭,岗亭里站着一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在四处张望。我知道仙桃是吃不着了。只好跟着晓文他们恋恋不舍的沿着果园边的那片青纱帐般的苞米地向远处那一望无际的黄沙丘进发。站在高高的沙丘上,我才知道天有多大,十户滩有多小。金黄的沙丘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枯柴 ,不一会,我的小筐就拾满了。晓文和喜才三下五除二用小绳帮我捆好了小筐。“你和鲜儿、采儿在这里等着,我们一会就回来。”晓文说完就和喜才消失在沙丘下的那片苞米地里.我和鲜儿、采儿只好坐在沙丘上等.左等右等,肚子都“咕咕”叫了,晓文和喜才他们也没有回来.枯柴下不时地蹿出一些四脚蛇.采儿不停地辇那些四脚蛇.可我还是有些害怕.“不要怕,没事,他们一会就回来了.”鲜儿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不停地安慰我.“啊,那老头下去了。”采儿拍着手惊叫起来。不一会,就听见苞米地里“唰唰”的声响.晓文和喜才满头大汗地从苞米地里探出头示意我们进去,我和鲜儿采儿刚钻进去,只听“嘭嘭”两声,红红的沙瓤大西瓜一下成了好几瓣,却不见蟠桃的影。看见红瓤的大西瓜小伙伴的眼睛都亮了。我们每人捧一块埋着头津津有味啃着。“恁这帮龟孙,敢偷吃。下次再来,看我不敲折恁的腿。”黑衣老头浓浓的河南腔让我们个个目瞪口呆。可是他并没有打我们,末了来了句:“唉,吃吧 ,吃吧,吃了赶紧把瓜皮给我埋了。”说完黑衣老头弓着腰背着手训骂着离开了。他的训骂让我想长生不老的美梦就此破灭了。长大后才知道所谓的仙桃不过是扁扁的蟠桃罢了,它当然不能使人长生不老了。

        转眼间  ,暑假结束了。我在十户滩小学认识了一位叫罗在荣的老师,他中等个,大眼睛,四方脸刮得干干净净的,最大的特征是他镶有两颗银色的大门牙 ,爱穿一套绿军装 。说一口四川味的普通话 。他在我的心目中是很厉害的老师,能教三四年级四五十人的复合班的所有课程,还兼五年级的体育课。不管上什么课,谁要不听话,他脸一抹大眼一瞪嘴角一颤,大家就知道他真的生气了。所有的小朋友们立刻背着手挺直腰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其实 ,罗老师是一个 严而不厉的好老师。课间的时候常和我们一起做游戏,高兴起来两颗大银牙就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们看见了更是笑得前仰后合。最让我感动的是罗老师从不歧视我们这些“黑老三”的子女。可我却有让老师犯难的时候 。事情是这样的,班里有个叫李豆豆小姑娘  ,右臂上方天天別个手掌大的菱形 块的镶有金黄边的红底绸布,绸布的正中是三个金黄色毛楷的小字——“红小兵 ”。李豆豆学习不怎么地却牛哄哄的,罗老师不在的时候,教室就成了她的天下。她目光冷漠地站在讲桌前拿着教鞭“谁谁你扫地,谁谁你擦黑板,谁谁你抹玻璃,谁谁你打水,谁谁你不许说话-,谁谁的作业重做……”好像她真的是个小领袖似的。看她那样   ,我很不服气 。有一天,我找到罗老师 “罗老师,我也想当红小兵  。”罗老师愣了一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说:“好好学习,以后再说吧。”我知道想当红小兵是没有希望了,转身跑回家 放声大哭。母亲问我怎么了我也不说。母亲辇我去上学我也不去 。没想到吃午饭的时候,罗老师把母亲找了去。母亲回来后只是流泪,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上学。后来我才知道,“黑老三”的子女是不允许当红小兵的。从此我不参加任何组织 ,这种情愫至今根深蒂固。 当然在十户滩小学也有我自豪的事,有一次,罗老师带着我们五个同学去团部参加算术比赛,有一道谁也没有做上来的繁分数的应用题我做对了,罗老师竖起大拇指一个劲地夸我聪明。我高兴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觉。从那以后,我的学习更努力了。常常在学习方面获得这样那样的奖状。但也有丢人现眼的时候,记得,那年秋天,学校开田径运动会,我兴致勃勃地报了一百米赛跑,一百米跨栏,还有四百米接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运动会,我多想样样都跑第一啊!预赛时,面对操场上小朋友们的呐喊,我信心十足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结果跑了个倒第一。无奈其他两项参赛资格都被李豆豆取消了。这一取消不要紧,从此,我再也没有敢参加过任何运动会。也明白了,参加比赛光有激情是不行的,还需要长期的锻炼。比赛不行,我也会自得其乐。一到下课,就和鲜儿采儿翻骨子,踢毽子,跳皮筋。最爱玩的是打乒乓球。直到现在我还能抽几板子呢。

      总之,十户滩在我的心里永远是片神秘的乐土。那年秋天,和学校只有一渠之隔的那片成熟的沙枣挂满了枝头。放学后,我和几个“黑老三”的子女常结伴沿着水渠边往回走,有一天中午,走到渠闸的时候,我仰着头瞅着那片歪脖子树上的大小不一的黑沙枣、白沙枣、红沙枣、黄沙枣发呆。这一呆不要紧,脚一崴,“扑通”一声,我连人带书包掉进了水渠里。后面的几个小伙伴“哈哈”大笑。幸好水不深。我抓住了一棵小树干。晓文和喜才几个男生见势不妙三下五除二把我拽了上来,我像只落荡鸡似的,狼狈极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好,小朋友们谁也没有取笑我,采儿和鲜儿还不停地安慰我。“不要紧,一会就晒干了。”“没事,我们俩在这等你。”我只好迎着太阳坐在渠埂上晒干。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渠埂上的热浪一浪高过一浪,小孩哪能坐得住,采儿和鲜儿嘻嘻笑笑地去渠边,拔了一抱芦苇编了个草帽戴上后,在渠埂上捡石片打水漂。我则无聊地用她们剩的苇叶编起了有苇管撑起的一叶叶绿色的小舟。我把编好的一叶叶绿色的芦苇小舟轻轻地放进缓缓流淌的泥黄色的的水渠里。看着绿色的小舟上载着一滴滴水珠顺水漂流到它想要去的地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惬意。正当我沉浸在美好的遐想里的时候,我以为早已回家的晓文和喜才他们却抱着一大抱挂满了黑的、白的、红的、黄的沙枣枝 回来了。一阵疯抢过后,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咦,这些小船谁编的?”晓文指着还没漂走的芦苇舟说。彩儿和鲜儿吃着沙枣对视了一下瞅着我笑。忽然,我发现自己抱着的沙枣枝上有两只一红一黑的大蚂蚁正往我身上爬,吓得我惊叫起来。晓文赶紧走过来蹲下身轻轻地把红蚂蚁摘下来轻轻地放在了的一叶芦苇舟上,然后又转过身轻轻地把黑蚂蚁摘下来轻轻地放在红蚂蚁的身旁,摆正芦苇舟,顺着水流方向轻轻一推,绿色的小舟启动了。“咦,好玩,一红一黑刚好配对。”憨厚的喜才笑嘻嘻说罢,我的衣服干了,芦苇舟也渐渐地漂远了。芦苇舟漂远了,懵懵懂懂的我也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